• Mar 25 Sun 2012 08:23
  • 天真

 






隱隱約約還記得,那些年,那一棟古老的四合院,一家七口的小故事。


天真浪漫的歲月,總是童言童語的毫無心機,總愛看著童話故事,想像自己是裡面的公主該有多好,那麼可愛又懵懂無知的歲月。

小小的年紀,總貪玩的坐不住,總愛在最後一刻才不情不願的寫功課,總是賴床還愛咬緊奶嘴不放,都已經是幼稚園了吶。

可不知為何,好似上了癮般戒不掉,叼著奶嘴或抱著奶瓶,好喜歡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家裡只有這麼一個小孩,似乎是怕寂寞,總喜愛找周邊的朋友玩耍,扮著家家酒,很開心。

媽媽總會笑笑的陪著扮家家酒,扮演著各式各樣的角色。

有時候小孩子不懂事,看到什麼就有樣學樣的模仿著,逗趣的令大人們感到啼笑皆非。


還記得那有些高大、有些駝背又有著蒼蒼白髮的老人,濃濃的粗眉,感覺有絲絲嚴肅,實則慈愛的爺爺。

每日與爺爺的拌嘴,是例行公事,當真是天真浪漫的年紀,總是三八三八的做出一些舉動,例如,扭扭屁股或吐吐舌頭之類,無傷大雅。

這樣歡快的日子,直至爺爺臥病不起,住院,開始起了無窮盡的變化,邁入了終結的序章。


開心的去醫院探病,在女孩潔白的世界裡無法理解爺爺在醫院裡意味著什麼,更無法沾染上那抹淡淡的憂傷,因為女孩不懂爺爺的生命正在一點一滴的消逝,所以女孩總是微笑著。

看著爺爺吊點滴、打針,喝著流質食物,女孩當下只覺得流血了,似乎很痛,然後那東西看起來很難吃,僅此而已。

有一天,女孩拿著一個兔子樣式的充氣球,開心的拿到爺爺面前獻寶,想跟爺爺分享這份喜悅,在爺爺面前開心的蹦噠著,希望爺爺可以開心,然後快點好起來。

這樣的日子,持續了一陣子後,爺爺最終還是走了。

女孩第一次了解,原來,親人逝去,是一件很哀傷的事情。


而如今,那慈眉善目的老人的模樣早已模糊不清,甚至,我連有沒有參加葬禮的這段記憶都已全無了。

我只清楚的記得,我的氣球小兔子很神奇的保存了好幾年都沒有消過氣。

媽媽每每總會有點鼻酸的望著氣球笑說,「或許是因為阿公保佑吧!」眼眶有點濕潤,神情裡有緬懷也有哀傷,而我也感染上了那點點哀傷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temis 的頭像
Artemis

KAORU‧馨

Artem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0b62su8
  • ﹋買﹌手電筒就~找阿囉☉哈﹍大〇世◎界﹍

    doxa.to/aloha/